<strike id="ykw9w"><option id="ykw9w"><strike id="ykw9w"></strike></option></strike>
<var id="ykw9w"><button id="ykw9w"></button></var>

<samp id="ykw9w"></samp>

<dfn id="ykw9w"><delect id="ykw9w"></delect></dfn>

<samp id="ykw9w"><strike id="ykw9w"><option id="ykw9w"></option></strike></samp><var id="ykw9w"><label id="ykw9w"></label></var> <dfn id="ykw9w"></dfn>
<dfn id="ykw9w"></dfn>

<samp id="ykw9w"><button id="ykw9w"></button></samp>

<dfn id="ykw9w"><label id="ykw9w"></label></dfn>

行業壟斷、內外監管缺失 涉糧腐敗何以成患?
  • 發布時間: 2022-06-14
  • 來源: 半月談

  涉糧腐敗何以成患?

  糧食購銷收儲是保障糧食安全的關鍵環節,但當前該領域的違紀違法行為仍未遏止。這些問題有哪些典型表現?何以易發?

  哪些環節成腐敗高發區

  半月談記者發現,糧庫設施建設、糧食運輸、企業投資經營、糧食收儲庫點資格審批等方面,成為違紀違法行為高發區。

  有的干部利用權力,在糧食儲備庫遷建項目和倉儲設施建設工程承攬中為企業提供幫助,如串通投標,為企業量身設置招標條件、修改評分標準、要求評委降低其他公司評分;有的利用職權或職務影響,幫助親屬控制的企業參與糧食收儲。

  糧食收購、儲存環節,容易被“糧耗子”盯上。壓低糧食收購價格,虛增糧食損耗量,違規倒賣政府儲備糧,簽訂虛假動態儲備糧采購協議,截留輪換糧銷售收入……一些本應是國家糧食的“看門人”,利用諸多手段謀取私利。

  云南個舊市糧食儲備庫原主任馬志明,用到期輪換的舊糧頂替新糧入庫,虛構555萬公斤糧食交易,違規套取保管費用補貼、輪換費用補貼111萬元;虛報糧食購銷入賬價格,在糧食購銷商與儲備庫的購銷業務往來中形成糧食差價,套取、截留糧食購銷款191萬元。

  在儲備糧輪換、糧食補貼申報等過程中存在的失職失責行為,也會給國家造成重大損失。

  2017年至2018年,云南廣南縣糧食收儲經營總公司時任經理趙太忠和時任副經理黃炳校,在糧食收儲輪換工作中,對糧食質量把關不嚴,憑感官經驗收購糧食,導致收購糧食黃粒米含量超標,造成損失189.6萬元。

  黑龍江省寧安市財政局原黨組成員劉國忠,在核查某民營企業申報糧食補貼工作中,對發現的自購玉米沒有農產品專用發票等問題故意隱瞞,致使申報企業非法獲取國家糧食補貼款136萬元。

  還有個別人把涉糧公款當私款,肆意挪用。在公開通報的典型案例中,有的涉案人員私設“小金庫”,用于單位其他開支及個人使用;有的指使下屬將公款挪用;有的將銷售糧款存入個人銀行賬戶,用于購買股票、個人消費。與之相對應的是,財務等關鍵崗位人員的監督流于形式,不僅不敢堅持執行相關制度規定,對違規行為“說不”,甚至主動配合,形成窩案。

  涉糧腐敗何以成患

  行業壟斷、管理體制機構不順、內外監管缺失,致涉糧腐敗多發。云南省委巡視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有關負責人說,涉糧領域曾是“冷門”行業,長期被忽視,尤其是國有糧食企業落實改革要求不到位,普遍存在政企不分、政策性業務與經營性業務未徹底分離等問題。

  “糧食局和購銷公司大都是兩塊牌子一套班子,既是政策的執行者、制定者,也是市場的主體,成為監管缺位的重要原因。”江蘇省儀征市紀委常務副書記、監委副主任丁虹娟表示。

  云南大學廉政研究中心秘書長申斌認為,由于糧食購銷部門對糧食的定價采購、銷售方式具有壟斷性,社會公眾往往不能參與監督,再加上內部監督制約機制不夠健全或是監督虛設,上級主管部門對基層單位的日常指導、監督、檢查不到位,讓收購、銷售等環節“暗箱操作”成為可能,且不易察覺。

  “以案示警、以案促改、以案促治”不徹底,也讓涉糧腐敗沒有得到警示。在一些地方和涉糧單位,對各類監督檢查發現的涉糧問題整改不到位,有的整改責任壓不實、層層“甩鍋”,有的缺乏擔當、“新官不理舊賬”,有的改了又犯、邊改邊犯。也有部門警示教育流于形式,黨員干部汲取糧食領域腐敗案件教訓不深刻。一些領導干部對各類監督機構移交的問題線索,一轉了之、下移推責,不主動認領,不組織自查自糾,導致基層糧企糧庫工作人員紀法意識淡薄,不懂政策要求,沿襲“老規矩”辦事,長期違紀違法而不自知。

  丁虹娟告訴半月談記者,以前基層糧站黨員組織關系在鄉鎮黨委,人事關系在糧食系統,兩邊黨支部都沒有將他們納入日常管理。這樣的“兩不管”造成相關人員實際游離監管之外。

  抓“碩鼠”須出重拳

  保障糧食安全,事關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國家長治久安,對涉糧腐敗必須重拳出擊。

  一是強化政治監督、跟進監督,開展專項巡視巡察,加強對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落實糧食安全主體責任和主管監管責任的監督檢查,對失職失責問題“零容忍”,切實改變監管缺失缺位的狀況,推動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和主管監管責任貫通協同,強落實、強監管和強監督共同發力,形成整治工作合力。專家建議,要掌握解決問題的規律方法和路徑,防止監督問責簡單粗暴一刀切,轟轟烈烈走過場。

  二是堅持邊查邊改邊治,認真總結案件發生規律和成因,深刻剖析腐敗問題背后的深層次原因,督促完善制度、堵塞漏洞、深化改革,在糧食采購、儲存、銷售以及糧庫工程建設等環節建立完備的監督制約機制。如加快涉糧企業數字監管信息平臺建設,運用大數據等現代化科技手段,實時跟蹤糧食購銷情況,提高風險預警和防控能力。

  三要持續深化國有糧食企業改革,理順和解決體制機制中的“腸梗阻”。專家建議,推動政策性與經營性職能、政府儲備運營業務與企業經營實行分離,人員、實物、財務、賬務管理嚴格分開,構建產權清晰、權責明確、管理科學的儲備糧管理體制。

  


相關附件:
大屌网